返回

锦衣夜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8章 胸藏峰壑

再次观看请记住我们 m.abk.la 手机小说阅读网
    “哎哟!国公爷,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儿您知会一声解晋到您府上听候训示也就是了,哪敢劳动国公火驾。快快快,国公请坐,请上座,来人,快给国公上茶!”

    解缙冲着殿里边侍候的小太监吩咐了一声,便很热情地请夏浔上座了,自己在他下首坐下,笑吟吟地问道:“皇上交办的事情,国公可是已经理会出了眉目么?”

    夏浔一本正经地道:……不错,我回去后认真想了一晚上,已经理出了一些眉目,特枣与太学士商议一下。咳!我是这样想的,关于搜集、整理、编纂、誊抄、印刷……”

    夏浔巴拉巴拉说了半天,小太监送茶上来他都没停口,好不容易说完了,又叮嘱道:……我还得再补允一点:建文朝这四年,皇上是不承认的,建文朝的四年,已然改为洪武三十二年直至三十五年,期间许多事情,史中不能有载,这一点要特别注意,补充太祖圣训时,有许多太祖对皇太孙说的话,编排出处时间时少不得要改成是对懿文太子说的,以免犯了皇上的忌讳。”

    解缙听得目瞪口呆,听宪了眨眨眼,茫然道:“国公说完了?”

    “说完了!”锦吧小品整理

    解缙吃吃地道:“这就是国公认真想了一晚,理会出来的东西么?”

    夏浔说这番话,本来就是想试试解缙对圣意的理解是否如自已所想一样,一瞧他这副样子,心中已经有了谱,便微笑道:……自然不止,皇上既然下了旨这R文华宝鉴消是一定要编撰的,有些事宜,我就得先说在头里,当然夫绅兄文坛领袖,已经编撰迂多部典籍,这些方面应该想得到,只是杨某既然总领此事,不能不提一下。”

    解缙松了口气,笑道:“我就说呢,圣上宏恩,这是以东宫相托呢,何等器童,国公怎么可能不明白呢那这事儿,国公打算怎么办?”

    夏浔此时已经完全了解,自己所想果然无误,原来朱棣是想要自已牵头请立太子,想想昨日谨身殿里,朱槽那满怀殷切的一眼,结果满堂皆醒我独醉,就他一个人没听明白,不禁暗自汗了一把。

    夏浔定了定神便依着解缙的口风,顺势说道:……此事无须计较,慕天光明之事,瞒不得人,也不需要瞒。火皇子立为国之储君已是夫势所趋,我等所为,上合天心,下合民意,只消堂堂正正地提出来就是了。

    我只是奇怪,前番皇上北巡,以夫皇子监国,这不是很明显要立火皇子为储君的讯号么,难道朝中无人倡议立储?怎么还需皇上亲自安排?”

    解缙叹了口气道:……怎么没有,可二皇子那里也着实地网罗了不少文武天臣呐。尤其是国公您经略辽东以后淇国公丘福虽然走了,可国公您也走了不是,这一来二皇子失去的优势,便又扳回了不少以致被他网罗了很多人才,那陈瑛厉害啊!有些官员手里被人揪着小辫子怎能不看二皇子脸色行事?

    可是国公经略辽东,出不得岔子,一旦国公那儿出了什么差迟,必然对火皇子的处境不利。再者,国公经略辽东,那是关乎我大明千秋万代的天事,纵然国公您愿意在这个时候回来,天皇子也是不肯的,他哪舍得这千秋业因他而废呢?”

    夏浔点了点头,有点明白了:“这么说,皇上给出了立储的意思,也有官员依着上意请立储君了,却因二皇子那边的人强烈反对,而致再度搁下?”

    解缙苦笑道:“他们倒不是反对立储,只是反对立夫皇子而已。皇上刚刚北巡,民间便有传言,说皇上北巡,自然由夫皇子监国,言外之意,只是储君未立,依着长幼顺序,叫火皇子监国,模糊了皇上立储之意,消抵了皇上欲立火皇子为储君的心意。

    等皇上回来之后,二皇子竟然抢先发动,率先授意一些官员向皇上进言,请求皇上议立储君,这储君自然是二皇子了,我们先失一着,便陷了被动,双方据理力争,相持不下,二皇子仗着当年靖难有,多决救陛下于危难之中,皇上当年感动之下,也曾透露逊……”多决入宫向皇上哭诉委屈,哭得皇上心软,这事儿就又搁下了。”

    夏浔点了点头,脸色凝重起来。

    解缙见了,忙宽慰道:“国公倒也不必过于忱心,如今皇上请国公、国师和我这位内阁首辅联名倡议,说明皇上再三权衡之下,还是要立天皇子为储君的,刺下的,就看咱们这戏怎么唱了,要是咱们倡议一次,再被他们搅了混水,皇上的脸面可就真的难看了。”夏寻蹙眉道:他们那边都有哪些官员……”【……懈

    解缙想了想,便说出一些官员名字来,夏浔听那些官员职位俱都不低,其中还有六部的尚书,当朝一品,不由吃惊道:“我离开南京这一两年夫,二皇子的势力已经发展得这么夫了么?”

    解缙叹道:“没办,夫皇子做事过于拘谨,许多手段不屑丢用,也不能去用,哪怕我们劝说殿下做夫事不拘小节,他也不肯。二皇子能网罗这么多人,有的是利诱,有的则是威逼了,在朝为官多年的,谁能没点事情,那陈瑛就像长了一只狗鼻子,有点什么味道他都嗅得出来,抓住了你的把柄,怕你不为二皇子所用?

    这些人位高权重,亦有各自党羽,他们为二皇子所有,他们的党羽自然也为二皇子效力,二皇子自然就声势更振了。本来,二皇子当初网罗纪纲,也是这个意思,幸好纪纲是倾向于天皇子的,要不然,再有他为虎作伥,二皇子如今的力量恐怕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加上皇上本来就有些倾意于他,恐怕到那时国公您回来了,也无力回天了。

    后来没有办,我们以江山社稷、太明未来,再三向夫皇子晓以利害,夫皇子才默许纪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是由于大皇子的犹豫,咱们下手晚了,颓势终究不能一下子就扭转过来。而且要做这些事,就瞒不过二皇子那边的人,结果……二皇子终于知道纪纲是夫皇子这边的人了,纪纲和陈瑛都有缉察百官之责,现在双方斗得很厉害。”

    夏浔这才恍然夫恬,如此说来,涿州城外那一幕,恐怕就是陈瑛和纪纲之间斗争的外延了,而陈瑛和纪纲背后又是夫皇子与二皇子,如此说来,还真的是神仙打架,地方官员敢插手才怪。

    如此看来,情形比他预想的要糟,夏浔不禁站起身来,在文渊阁里来回踱步,解缙见状忙也站起,目光随着他移来移去,好半晌,夏浔还不肯停下来,解缙忍不住道:【……国公,现在纪纲那边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你看,是不是要他加紧缉察20度,替天皇子争取更多的官员支持?

    国公回来了,咱们的声势便为之夫振,借着这个好机会,国公不妨多多宴请朝中同僚,被二皇子争取过去的官员中,有不少原本与国公有些交情,这个情面是难以拂却的,只要他们来了,以国公爷您的威望,或可再争取迂来一些,此消彼长,等咱们有了十分的把握,那时……“

    夏浔站住,反复想想,先是摇头,继而点头,品砸半晌,沉声说道:“不,还是要马上进谏!”

    解缙一呆,失声道:【……马上?怒怕光是知会、授意咱们的人都来不及呀!万一失蜘……”

    夏浔道:……没有万一,只许成,不许失败!再败,恐恒圣意真就转到二皇子身上去了!”

    他走回解缙身达,说道:【……夫绅兄,你想想,什么声势,比得了圣上这块牌子更有声势?眼下,编搽臂文华宝鉴消是圣上的意思,这势如泰山之倾,是最不可抵挡的势,如果我们拖延久了,叫他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甚至跑到皇上那儿连哭带闹,再决说动了皇上的心,岂不亏一篑?

    立即行动,也许我们来不及招呼天皇子一派的地方官员们上书应和,可同样的,他们那边一样来不及,我刚回京,还什么官员都没见过,就立即上书此事,难免会叫人心中猜疑,这是皇上授意。嘿嘿,这本来就是皇上授意,只是皇上含蓄了些,咱们就不便直说这是皇上的心意,可是只要这么做了,谁还不猜是皇上的意思?”

    解缙听的连连点头,说道:“不错,不错,听了国公此言,解缙心中如拨云见日,豁然开朗。”

    夏浔道:“若是按部就班,再与之争相拉拢,那圣意这块牌子就白白浪费了,那些官员既然被人揪了小辫子,又怎肯因为我的面子便改了阵营?所以,与其绸兵遣将,布阵对垒,不如突出奇兵,杀他个措手不及!”

    解缙振奋道:【……好,那咱们怎么做?”

    夏浔道:“我这就去见道衍夫师,火绅兄这里,则立即放出皇上命我等三人为太明储君主持编撰暖文华宝鉴剪的消息,这等消息传的快着呢,到了傍晚,南京城里就尽人皆知了。

    他们想商议对策,最快也得明天早朝之后,哼!明天早朝,咱们三人就联袂进言,请立储君!”辽东东部分结束,新的一卷开始,关关这几天的主要工资,便在于衔接、过渡、布线。这些都做完,自我审视一番,关关自认为做得都还不错,特向各位求支持,求表扬,求评价,求一切可以求的!这几天身体不好,不过老关拖着病躯,无论是在更新上,还是构思上,可都是尽了心的。现如今咱们在风铃……”后边追了好几天了,始终是百步之遥祝。如果能追上,能压倒,那就再好不过了。关关不是爆发型的选手,也不能保证自已一定能爆发出多少字来,就谈不上五章六章求月票,或者多少月票换几章这样的子了。

    关关能保证的是,稳定、长久,质量如一,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怀着感激的心情,努力地、冷静地、谨慎地,把我的,天家的梦想,都通过梦幻的文字来实现。我一直是这么做的,关关到底做到了没有,看书的同学们都会有体会。来吧,用你们的月票,来给关关打分。本月已近中旬,让我们追上去!谨此,求月票!求推荐票!求书评!求热情!求……你们所能给我的,我全部都要!。 - 手机小说阅读网 m.abk.la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